诺辉健康遭空头“突袭“后 巨额销售费用引发担忧

发布日期:2024-04-25 08:55    点击次数:75

学术顾问|华博新闻社资本市场研究院

出品|华博商业评论

邮箱|hbnews852@163.com

8月16日,“中国癌症早筛第一股”诺辉健康遭遇做空,一家名为Capitalwatch的投资机构发布了一份名为《关于诺辉健康财务数据造假的调查报告》。在该文件中,J Capital Investment认为,诺辉健康通过不断压货方式,营造九成虚假销售收入。

受此影响,8月16日下午诺辉健康股价一度下跌20%,截至收盘下跌6.88%。随后诺辉健康相关负责人在社交媒体上回应称,“该报告信息严重歪曲事实,意图伤害公司声誉”。

值得注意的是,Capitalwatch发布报告的时间节点很特殊,诺辉健康预计于8月21日披露中报业绩,目前处于静默期,这让诺辉健康显得十分被动。

虽然诺辉健康表示,将在下周一静默期结束后,会召开系列投资人沟通会和媒体交流会,公开透明沟通公司发展和业绩信息。但对于做空机构而言,这个“空档期”足以完成做空操作。

业绩增速亮眼却被空头盯上

回过头来看,在做空报告发布之前,诺辉健康的股价已经透露出被做空的信号。从今年7月11日起,诺辉健康股价突然出现放量暴跌,做空机构或许在此期间已经“埋伏”其中,在随后仅一个月的时间里,诺辉健康的股价便下跌近四成。

8月16日,做空机构踩准诺辉健康静默期发出做空报告,想借此引发市场恐慌,打压股价,从中坐收渔利。

值得注意的是,7月11日,诺辉健康正好发布2023年中报预告,上半年总收入预期介于人民币799.5百万元至人民币837.0百万元,较2022年同期增长区间为254.2%至270.8%,毛利率预期介于87.3%至94.3%,较2022年持续攀升。

诺辉三大产品直肠癌筛查产品常卫清、噗噗管,以及幽门螺旋杆菌检测产品幽幽管均实现了高速增长,其中常卫清上半年销售收入预期介于480.9百万元至500.9百万元,较2022同期增长区间为553.4%至580.6%;噗噗管销售收入预期介于人民币117.9百万元至人民币126.4百万元,同比增长区间为72.1%至84.5%;幽幽管销售收入预期介于人民币200.2百万元至人民币209.2百万元,同比增长区间为139.8%至150.5%。

鉴于强势的销售数据,诺辉健康预计,2023年上半年公司将录得经调整净溢利逾4500万元,这是公司首次录得12个月经调整净溢利。

2022年诺辉健康销售数据同样十分亮眼,全年实现收入7.65亿元,同比增加259.5%;年内亏损为8031.3万元,同比缩窄97.40%。其中常卫清实现收入3.56亿元,在总收入中占比46.57%,以266.2%的增幅成为公司收入的主要拉动力量;噗噗管和幽幽管分别实现收入2.01亿元和2.08亿元。

然而诺辉健康强势的业绩走势,却被做空机构盯上。据公开信息显示,Capitalwatch是一家美国本土财经媒体,成立已超过20年,并于2022年在中国香港地区开通 Capitalwatch.com中文服务,还开通了百家号。

此前Capitalwatch还针对商汤科技和满帮集团等国内知名公司发布过做空报告,但除了引发股价剧烈报道,所谓的财务造假最终未能落下实锤,这或许是其一贯的打法。

在针对诺辉健康的做空报告中,Capitalwatch主要对常卫清、噗噗管、幽幽管三大产品的销售数据发出质疑。

比如针对常卫清,Capitalwatch声称在对肿瘤早筛早检业务上活跃度高、受检人群量大的约665家重点医院进行调查后发现,“常卫清”进入其中的26家医院,销售量约6000人份,乐观估计其在医院端高达500元/人份的供货价计算,2022年全年常卫清在专业医疗市场销售确认收入约为300万元。即便“善意推测”,假定常卫清在临床端销量翻一倍,2022年销量也仅为600万元。

Capitalwatch还指出,诺辉健康电商平台存在刷单,是财务造假的重灾区。Capitalwatch表示,根据第三方数据,2022年诺辉在电商平台中,常卫清销量为1260万元、噗噗管销量为342万元、幽幽管销量为398万元三项产品销售总额共约2000万元。而诺辉公布2022年双11发布的数据为全网是6000万,造假水分实际业绩高达2倍以上。

对此诺辉健康回应称,其出售的产品均在完成检测出具报告之后才能确认收入。公司每一个采样盒都有唯一的二维码,通过二维码可以了解到采样盒分发给了哪个医院、哪个渠道、其有效期及采样者的相关信息。基于上述信息,诺辉健康会在每个月月末向医院发送确认函,在医院确认之后,才开具发票将90天账期的发票寄送至医院,开具发票后确认收入。此外,审计师事务所德勤在半年报及年报时会向客户发送纸质询证函确认客户的真实性。

针对电商平台上数据造假的质疑,诺辉健康CEO表示,电商渠道的收入确认流程复杂,包括购买、到检、确认到检、核对发票等环节,才能确认为应收,简单的刷单、压货操作无益于这一收入体系,反而会增加未到检带来的减值风险。

目前来看,针对财务造假问题,双方各执一词,难分真假。但从中也透露出了一些关键信息,比如诺辉健康产品销售价格渠道差异以及销售费用高企等问题。

产品渠道价格悬殊 巨额销售费用引发担忧

据诺辉健康财务总监高煜透露,常卫清/单人份在临床渠道的出价是1200元~1600元,在DTC渠道(包括保险公司、健康管理公司以及电商的第三方平台)的出价是600元~1200元,在民营企业的出价是300元到500元。

Capitalwatch则在做空报告中指出,常卫清“出售给爱康国宾的销售单价为260元/人份(含检测、快递费等)”。

诺辉健康在医院端和一些体检机构的出厂价为何相差如此之大?诺辉健康称是因为进院花费了更多的推广宣传教育投入,由公司承担;体检的这部分费用则由机构自行承担,所以低很多。

数据显示,诺辉健康销售费用高企,2022年其销售及市场开支达5.39亿元,较2021年增长了104.5%,占总营收比例达70.5%。而2021年,这一数据高达125.9%。

在近期医疗反腐高压态势下,诺辉健康销售费用占比较高的问题也引起投资者担忧。对此诺辉健康表示,目前看来医疗反腐对我们公司的现有的业务,包括未来6-12个月的业务几乎不产生影响。

收入诺辉健康股价常卫清诺辉发布于:四川省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Powered by 股票按月配资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